“对立统一”&“利己的主观陷阱”

2019/7/26 posted in  Thinking

一.多方关系

产品经理和用户的关系,看似是一个两方的关系,实际上却至少是个三方关系:第三方就是PM身后的企业/公司,甚至可能还有投资机构等第四方。
看上去颇有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味。

二.“阶级矛盾”

1.PM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可能是:
1. 基于用户价值,这是价值观最正的;
2. 基于PM个人利益思考,基于个人成长的;
3. 基于公司利益思考,这是最现实也是“没毛病”的;

其中的②和③还可能是共生的关系,但是①相对②和③来说则很难是共生关系。

农民伯伯首先要给母猪接生,或者买很多头小猪。然后还要给小猪仔喂食,为大家打扫猪圈...让他们吃的饱饱的,长得胖胖的,但是最后是为了杀掉他们吃肉。

同理。对于PM或公司而言,做用户价值的意义最终依然要回归个人利益。

2.“阶级矛盾”的产生
如果把这种状况做一个类比,非常类似于历史课本上总会提到的“阶级对立”:PM和用户不一定是一个阶级,中间甚至可能存在“阶级矛盾”
所以“阶级矛盾”就产生了。不同的PM、不同的公司气氛、不同的环境下,PM可能会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这也就使得面对同样的产品方向,PM们形成了不同的产品方案。

上次发过一篇感触《慈善和生意》。所有的公司,做的都是一门生意,本质上都是逐利行为。所有的产品,最终都会面临“商业模式”的思考,都不得不考虑挣钱,得活着。
但这种“阶级矛盾”的背后,还存在一种相互依存的“对立着却又统一”的阶段。

三.对立与统一

1.从对立到统一
无论是站在哪个利益方的角度考虑,有一个必然的过程:总要先把猪养肥!所以这种矛盾在一个时间段内(养猪之后,卖猪之前),会有矛盾变为统一的现象。

2.屁股决定脑袋

农民伯伯会在喂猪的时候,给猪培养一些习惯,比如:敲响饭盆,让小猪们听到声音就要乖乖过来。只不过最后一次饭盆被敲响时,小猪们兴高采烈的狂奔过来,才会发现这次的主人好像并没有带饭...

同样,一个有规划的PM,在培养用户的时候,总要去思考规划后面怎么“收割”,做好利己准备。作为产品规则的制定者,屁股坐在这个位子上总要思考自己的“职责和使命”。

但问题就在于,在这个阶段,“利己心态”太容易干扰PM的思考,产生扭曲的产品动作,使PM忽略用户诉求本身。

3.动作变形
PM会理所当然的说:“我要做这个,用户会这样用...”。
这样的例子太常见了,随口就能说得出:“我要做内容,提升DAU”、“我要做社区,增加用户粘性”、“我要做关注,建立用户关系”...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用户真的想这样用吗?”,当你的产品上线了,用户真的会这样用?
正是因为这个心态太难克服,所以“调研”、“数据分析”成为PM非常重要的一个技能。记住这个叫“技能”,他本质上是为了克服人性的弱点,为最终结果服务的。

四.残酷的“真相”

这样看来,做一个好的PM,好像是一个需要克服人性弱点的过程。原来我们看了好久用户,倒头来发现,要反思的是自己。自己为什么会脱离客观,为什么会判断失误...

那些“毫无产出”的产品方案,不都是来源于PM自己一个一个字写成的PRD么?让RD小哥哥头疼的BUG,好像都是他们自己码的代码...

综上,PM必备一个方法论,以实现:如何让PM自己避免陷入“利己的主观陷阱”
原来PM面前的一个“槛”,是要战胜自己的“心魔”。这个真相有点残酷。

五.一个心得

两列表

在思考这次的内容产品时,自己列了一个“两列表”。
一列是We want,或者叫Our desire更恰当。另一列是User want。

Our desire User want
内容消费 有明确价值(找答案or杀时间)
内容消费 内容数量+质量
内容生产 有贡献价值
保证质量 有好处或规则
社区粘性 关系有价值
用户留存 重复来的动力和价值
... ...

如果是多方参与的产品,其实可以有更多列,每一列是一个利益方。

按照这个表格,PM会非常容易的感知到:

  1. 什么是我要的,什么又是用户要的?
  2. 我要的跟用户要的,能否建立起共生共利的关系?
  3. 要实现我的目标,先要为用户解决哪些问题?贡献什么价值?

不是说PM列了个表就能懂用户了,更何况这个表简单的以至于像是句废话。只是觉得这个流程有可能让PM更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

如果表中双方关系是否定的,那这个方向就还需要思考。
如果关系是对应且明确的,也算是不违背《孙子兵法》的那句:“上下同欲者胜”。然后下一步就可以思考“排兵布阵”了。

谨记,不要陷入“利己的主观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