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公司,不同的活法

2020/01/19 posted in  Thinking

在JDJR几个月了,初入时对很多现象不解,经过一段时间的过度,目前对一些情况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不免感叹:公司不同,气氛不同,做事风格即不尽相同。
或许是感觉像是琢磨出了些许门道,便思考了些可能是造成公司文化区别背后的原因。总觉得这个道理就像是小家过日子:穷家和富家——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活法。于是取了这么个标题。

58:做能成的事

初入职场即在58,一切的所学所见都浓浓的体现出58的做事风格,归根结底一句话:做能成的事,然后把事做成。
在58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都要扪心自问(或是极大可能会被别人Challenge)的一个问题:“这事儿能做成么”?
在逻辑层面,不能成或是成功概率不大的事,58不爱做(除非是“破釜沉舟”式方向层面的All In),都不容易获得公司的支持。自上至下,“做正确的事”是一套非常统一的做事价值观

JDJR:做可能成的尝试

在JD,产品和运营是十分明确得区分开的。
对JD的产品经理而言,所担当的职责依然可以归根结底一句话:争取把事情做成
产品经理需要在手段、技巧上拥有更多的能力,把被交付的任务变成最可能成功的样子。至于方向和决策,则要和很多不同角色的同事共同决定(或者说在方向决定角度而言,PM的话语权更低)。

PM岗位职责迥异

同样是PM岗位,58的名称是“产品设计师”,而JD的名称是“技术研发产品经理岗”。千万别小看“技术研发”这简单的四个字,它背后透露着公司对这个岗位截然不同的预期。
技术研发属性,意味着产品从整个项目的Designer,变成了一个具象工种,更聚焦于手段本身,探索不同的产品形态。

明确的产品&运营岗位区分,也意味着PM的业务角色,从Owner变成了与运营的协同关系,更强调PM对运营同学提出的业务需求的满足实现能力。而运营和其他角色的同事则更大的承担了对业务的理解和目标担当的角色,来确保项目更容易往正确的方向上进行。

当然,业务不同可能就意味着人员和分工结构都不一样,一个是分类信息Listing、一个是垂直到各个具体领域的电商。但对很多和业务相关性不大的基础业务来说,JD依然保持着这样的团队结构和人员配比。
同样难度和量级的项目,在58若是需要N个产品来做,在JD则需要2N个(产品+运营)。在人员投入上,说JD的投入成本是58的2倍都不为过。这样的团队构成,一方面有公司管理思维的惯性,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公司对做事理念的区别而造就的。

“穷活法”和“富活法”

在我看来:

一个做Listing起家的公司,自始至终都没在高光下成长过,也不容易获取过资本的轻易青睐和大笔甩钱。58的发展之道就在于时时刻刻都“如履薄冰”,把一项普遍不被别人看好的业务做得“不出错”。
它经受不起大的错误,也从来没有财大气粗过,所以:做逻辑上正确、极有可能成功的事情、保持极高的“出手命中率”是它的生存之道。
这就要求每一个PM都是一个“老板”,每一个项目的发起,都要力求思考至“面面俱到”。为什么要做、解决什么问题、怎么做、需要什么资源、预期结果...

而对一家自始至终都在高光下成长、没有长久为钱发愁却总有一个强大的对手(阿里巴巴)在背后持续不断得攻城略地、占领城池的公司而言,它需要的不是“不出错”,而是“不错过一切机会”,让所有的“行”都“行”,更要让所有“可能行”的都不错过。
这样的公司要敢于且不得不投入更多的成本在团队上,而它的PM则需要愿意尝试所有可能的机会,无论结果是胜还是败,都要拼尽全力一战。

一个是:“追求命中率”,一个是追求“出手次数”。如果每一次出手都意味着资源和成本的话,就体现出了一个“穷活法”和一个“富活法”。
“穷活法”是为了活下去,“富活法”是为了不败,都没错,都对。

而在此其中,PM就要想清楚:自己是想做“打天下”的“将军”,还是“守天下”的“士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