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只听他说,多看他怎么做!

对一个人、一件事进行判断时,永远都要提醒自己:不要着急,不要轻易下结论。在做判断之前,还是要多花些时间、多有点耐心才行。

1.别看怎么说,看怎么做

“能够清晰的阐明道理、给出合理的逻辑”,做到这点的话,看似就“大功告成”了。但如果此时就下结论,是绝对的为时尚早。“说得出来”和“做得了”,远不是一件事。同样的道理,不同的执行,就有不同的结果。

很多事情看似正确,但是干着干着,就“变味”了。分清主次、抓大放小、合理的优先级、严密的执行、高效的团队和协作、有效的对外沟通……每一个因素,都可能对结果产生质的影响。“纸上谈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不结合实际的方案,另一种就是:不具备让方案执行下去的能力,俗称:“做不到”。

工作中亦是如此,逻辑说得“头头是道”、道理讲得“明明白白”的人,在事情的执行上,不一定做得好。判断Leader的时候依然如此,所谓“相谈甚欢”的人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Leader。管团队这件事,就不是口头能表述的,而是在执行过程中,各种细节体现出来的。我现在开始能理解面试时喜欢提出一些具体问题的面试官,他们喜欢提出一个足够具体的问题,让你写写画画,看你到底会做成什么样。诚然,落实到“做”这个层面上的表现,能暴露许多问题,不那么容易骗人。

2.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上面说的更偏向于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规划的能力、阐述的能力……但在评价人的时候,能力绝对远不是对别人评价的唯一重要因素。有一项重要因素,就是“人心”。

“人心”这个词,总被解读为“人的好坏”。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在评价他人还停留在“好人”和“坏人”的阶段?就未免太孩子气了。好与坏并不绝对,而取决于“站队”。所以古人把它称为“人心所向”和“人心所背”。

“人心”还包含另一个因素:性格。不同特点的性格在不同的境况下,有着不同的意义和作用。有人天生为人亲近,有人天生冷淡,当面临一份“纪检官员”和“客户导购”的职业选择时,也就各有其适。人们在选择人生伴侣方面,形容一段破裂的情感关系时,爱用“性格不合”这个词,是一样的道理。这就是“人心”。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看人的时候,还是要“久”一点。除了能力方面,性格这东西,需要人和人之间接触很久,才能了解些许。

2020/03/18 posted in  Ideas

“慢鸟”自知

当年流行一句口号:“人定胜天”,而现今大家爱说“顺应天道”、追求人和环境的和谐统一。前者虽然有些许偏激,但不免也是固定困难时期不得不具备的一种精神吧。而后者,更像是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更成熟、更理智的处世态度与方法。但总之,人类明白了:有些自然环境可能是不可战胜的。人类能做的只有改变自己,从“逆反”到“顺应”。

其实不能改变的不只是外部环境,很多时候自身的短处更让人无能为力。
人类有人类的固定属性,比如人“喜欢被奉承”、“相比机器而言不擅长做机械性的工作”...这都是人类的特点,或者说是不可避免的缺点属性。很多东西是天生的:身高体重、智商情商、语言表达能力、抗压能力...或许都是与生俱来的特质。

当面对一项重要的汇报时,总能发现自己会“自乱阵脚”、“心态崩溃”。总要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可结果依然紧张。但总有那样的人:和你处于一样的境遇,却“临危不乱”,“临阵”前依然能做到“从容磨枪”。这就是“抗压能力”吧!
看看身边的人,有人做的比我好得多,有人比我做得更差。这个能力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人总会或早或晚的在某方面意识到:好像我在某点做的不及别人,某个能力就是我的一个短板。

家人说:知道自己心态容易崩,就要学会提早做足准备。没错!首先要能够客观发现并承认这个欠缺的特质,然后才能想方设法的避短&扬长。

虽然“慢鸟可以先飞”,但飞得慢终归是个客观存在的缺陷。或是因为羽翼不够丰满、或是翅膀的肌肉不够有力、亦或是飞行的姿势不够好...一定有些缺点是源于天生物理的某些缺陷,克服起来确实难。只有能意识到缺点的存在,才明白要比别人早起飞一会儿。
所以,关键其实在于:对于慢鸟而言,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只“快鸟”。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感觉我的抗压能力不是很好...
只是没有自暴自弃,给自己写了一堆自我安慰的理由。

2019/12/26 posted in  Ideas

别人的时间

不对别人的时间做无意义或是意义不大的占用、预定、锁定,是对自己的自爱,更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
说一句话、提一个问题、做一件事,想清楚、说明白、高效沟通,是人人都该具备的习惯,也是很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基础素质。
沟通之前一定要自己要先花够时间、做足准备,想好、准备好,然后做到高效&高质量沟通。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做到以上所说的,反而成了一项“难能可贵”的品质...

其实沟通成本这个东西,是可以按照时薪折算成RMB的。所以换个角度看:沟通是有隐性成本的,高效沟通这项技能用好了的话,也算是做到了价值产出。

2019/12/19 posted in  Ideas

产品有人员周期论?

  1. 产品做得好不好,都说“人”很重要。但如果产品产出难,还是有两种可能:①产品方向确实难;②做产品的人确实不行。
  2. 其中的情况1暂且不提。
  3. 第2种情况中的“人不行”,不一定就是要判定“人”的专业能力差。也可能是“人”和产品的不匹配。比如让一个从不玩游戏的人去做任务化、游戏化,或是让思维发散力满分的人去做基础支持性的CRM…
  4. 怎么去辨别产品人和产品方向是不是匹配,其实不容易。不知道是否存在这样一种方法:看一个团队在一个产品周期能否做出产品产出?如果没有产出就可以判定这个团队不太适合这个方向,继而换一拨人?或者类似于“轮岗”的制度,需要一批全新的有新思维、无产品思维定式的一拨人继续重新接手?
  5. 所以上述的产品周期挺重要。过短则“浅尝辄止”,过长则“错失战机”。用多久的时间,能够判断产品人和产品方向的匹配度?暂且未知。
  6. 在一个岗位做久了的PM,是否会因为路径太单一,而陷入相对固定的思维定式?我认为是的。所以从我的角度,我会希望每隔一段时间,去调整一下负责事情的团队和人。对于有成果的团队,可能会继续保留;而对于成绩比较平庸的团队,会询问PM的主观意愿:是没想法了动一动为好?或是需要“让子弹飞一会儿”,要一段时间才有结果体现?
  7. 所以需要观察的2个问题:①通过结果判定人和事匹配度的理论是否成立? ②预留的判定周期多久为宜?
2019/11/20 posted in  Ideas

伪解决问题

在解决问题这件事上存在一种情况:伪解决。它可能是拖延问题,又或者把问题转化为另一个不同的指标,促使人短期内对问题的不关注。
其作用就是:换来时间缓和节奏。与抗日战争早期的策略比较相似:用我的战略纵深,换取后面的战略反攻。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问题已经产生时,拖延节奏终归是无奈之举。能真正解决问题,总是最好的。

最后特别想举个生动形象的例子:PM对某些方向存在疑惑,Leader来解释了一通。PM情绪上缓解了很多,感觉好受一些了。但可能问题并没有被正面回答,问题继续存在。今天被平复了,明天早晨一觉醒来,感觉貌似又是问题满满的一天~
于是,PM换了个手机壁纸,上面写着:“还不是为了钱,要开心!”。
此情此景,有点类似小时候,总有人会在胳膊上写了个:“忍”…

Update:

20191120
谈到迟迟解决不了的问题,同事看到上面的最后两句,补了个回复:“也许我80%的钱都是我的精神损失费”…
我能感受得到,她太难了。
大家都不太容易。

2019/11/19 posted in  Ideas

探寻决策的原则

近一段时间,遇到了几件事,有关联性:

1.在58工作的最后一段时间,第一次提出离职,VP从“面对现有和全新的工作机会该如何决策”,又引申到“人生如何做决策”,讲给我一些东西。总之,绕来绕去说服我继续留了下来。但后来证明我决定留下来的这次决策是totaly wrong。但确实让我意识到:决策,是一个太有技术含量的事。

2.在JD面试,面试官问:性格、优缺点、对自己的满意和不满意。其实越开放的问题越高深,因为开放的回答看的是人的本质和思维方式。看你说什么,看你生活中问题的处理方式,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以至于工作时候会怎么思考及行动。越是不聊工作本身,越是通过寥寥数句话就洞悉所有(当然可能这对面试官的要求会比较高)。所以一点体会:“能活得好的人,工作一定更能想明白”。

3.回首曾经,起点相同的人,目前的境遇可能大不相同。很多次面临选择的时候,会很不敏感的随波逐流、顺水推舟,完全忘了该去抉择。比如:报考哪一所大学、学什么专业、进入哪家公司、在这家公司呆多久&要不要变动、选择什么样的另一半、要不要买房…现在想想,很多结果,从当时做完决定就已注定。每个人人生都会面临太多次决策,但大家非常容易忽略决定的重要性。

很多结果,都和曾经的决定有关。而现在的每一个决策,或大或小,都在决定以后。但是做决策这个事太难了,比如怎么审时度势,又遵从什么样的原则。
现在觉得:原则,是决策的方法论。通过形成一些固定的原则,以及if else的原则,确保决策的尽可能正确。

所以后面有3个问题,留给自己去想:

  1. 回顾曾经,自己的哪些决策是错的,为什么想错了?
  2. 自己的哪些决定是对的,对在了哪里?
  3. 培养自己对决策场景的敏感性!当自己正要做哪些决策,能清晰意识,谨慎评估,结合前两点不断思考。

希望这是一个能够通过方法论体系搞定的事,能够形成一个基本的思维决策模型。

2019/11/05 posted in  Ideas

阶段性的成功,却可能会是失败的加速器

比如:
1.选择了一个不正确的产品方向
前期DAU增速越快,越容易掩盖产品方向犯错的暴露;
在错误的方向上,产品跑的越快越远,浪费的成本越高;

2.在管理团队时“排除异己”
“异类”的离开仿佛是Leader的“胜利”,团队的思维方式变得统一,却也丢失自我修正的能力;
一个都是“水兵”的部队,面对空袭只能“坐以待毙”;

被错误思想指挥时,阶段性的“成功”结果可能会是一种看似为“正”的负反馈,会更加坚定决策者固有的错误认知。
“泥潭”最致命的点不在于它是“陷阱”,而是容易让人“不自知的越陷越深”。

道理简单,践行起来真的太难了。
难怪古人会把“有能力管理自我”的人成为“圣”。
关于这个问题,前路漫漫,久矣。

2019/08/08 posted in  Ideas

“玩弄权术”和“政治家”

  1. 大多数人都讨厌“拉关系”、“搞政治”;
  2. 很多历史人物被后世评价为:“杰出的政治家”;
  3. “政治家”会游刃有余的“玩弄权术”;
  4. “玩弄权术”的人中能被称之为“政治家”的寥寥;
  5. 二者间,个中区别,自由体会;

一切都是手段,本质在于追求。

2019/08/08 posted in  Ideas

两种做事的方法论

如图:
两种做事的方法论

A:寻找机会,单点深入
容易获得先发优势,并迅速成功。
但对运气要求比较高,若运气不太好,可能会局限在一个方向上,在较长的周期里耗费无用功。

B:博观约取,择优深入
启动时间比较久,前期动作节奏稍显缓慢。但对业务的理解更深入,对体系整体性把握更好。命中率可能会更高。
若尝试不顺利,二次更换方向的速度会更快。

2019/07/27 posted in  Ideas

慈善和生意

做产品一定要有理想和愿景。但能让团队生存下来而为了理想努力下去的一个关键点:要清楚自己做的是生意,而不是慈善。
做生意赚得到钱,才有资本做慈善。
那些做大慈善的人,不都是生意做得很精明、很成功的么?最起码也得是经营好了自己的生活的人。
生意做得不好的人,尽管有一颗拯救世界的心,但更多的基本都是在等着被慈善家拯救。

2019/07/16 posted in  Ideas